獨自一人在外工作了幾年,都沒好好陪伴家人

經過幾年的努力,終於存了一筆錢可以帶家人出去好好的玩一下了

出去玩的旅遊品質是很重要的,當然如果同樣的回質,卻能省錢也不賴

像這次我就是在hotels.com訂的飯店是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

價格還挺優的!品質也挺不錯!可以說是值回票價

其實在hotels.com找自已滿意的房間是很簡單的

查一下要住的地點附近的飯店之後,看一下自已可以接受的價格之後

再看一下其他旅客對這間飯店的評價,如果不錯的話

基本自由行住宿平價上就可以下訂準備入住了

PS.若您家裡有0~4歲的小朋友,背包客點我進入索取免費《迪士尼美語世界試用包》



限量特優價格按鈕



住宿優惠補助專頁



商品訊息功能: 套房飯店

商品訊息描述:

主要設施

  • 82 間客房
  • 餐廳
  • 全套 SPA
  • 商務中心
  • 機場接駁車
  • 露台
  • 24 小時櫃台服務
  • 空調
  • 每日客房清潔服務
  • 花園
  • 電腦工作站
  • 櫃台保險箱

闔家歡樂

  • 免費搖籃/嬰兒床
  • 折疊床/加床 (付費)
  • 微波爐
  • 冰箱
  • 獨立浴室
  • 付費電視頻道

鄰近景點

  • 位於狎鷗亭洞
  • 宣陵公園就在附近
  • COEX 會展中心就在附近
  • 韓國國立博物館就在附近
  • 奉恩寺就在附近
  • COEX Mall就在附近
  • 東大門綜合市場就在此區域
  • 景福宮就在此區域
  • 蠶室棒球場就在此區域
  • 蠶室綜合運動場就在此區域
  • 首爾體育中心就在此區域
  • 韓國戰爭紀念館就在此地區


商品訊息簡述:



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討論,推薦,開箱,CP值,熱賣,團購,便宜,優惠,介紹,排行,精選,特價,周年慶,體驗,限時

注意:下方具有隨時更新的隱藏版好康分享,請暫時關閉adblock之類的廣告過濾器才看的到哦!!



下面附上一則新聞讓大家了解時事

全球訂房網推薦報【記者黃阡阡╱綜合報導】

改編自同名話劇的大陸電影《你好,瘋子!》日前上映後,已獲不俗口碑,但卻遭遇貓眼評分消失、排片低迷等問題,使得票房不如預期,不禁令該片製作團隊近日發表公開信,向大陸院線「求排片」,希望每日至少給一個黃金場次。相比2016年由製片人「跪」出票房奇蹟的電影《百鳥朝鳳》,再度印證大陸電影市場「排片」的重要。

新年一過,電影《你好,瘋子!》製片人殷樂、監製郭帆、出品人陳輝等,連署透過微博接連發表3封公開信表示,對於大陸院線目前給予電影《你好,瘋子!》的低排片現況感到擔憂,並喊話各大影院可以給多一點放映機會,希望爭取到5%排片空間,每天給「瘋子」排一個黃金場,信中言辭懇切,令不少觀眾動容。

但這不是大陸國產片第一次「求排片」。當前的大陸電影市場上,各大影院的排片幾乎等同電影的「生命線」:據了解,電影上映前片方和眾位原主創團隊,會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關注,以求提高影院排片;但倘若電影上映後排片狀況依舊低靡,這部電影可說是「無力回天」。

因此,大陸電影人才會採用更激進的方法求排片,包括大陸知名製片人方勵去年為《百鳥朝鳳》下跪、磕頭,「跪」出千萬人民幣票房;大陸知名導演馮小剛為電影《我不是潘金蓮》,槓上萬達院線;還有《你好,瘋子!》狂發公開信等行為頻頻出現。

不過,發公開信「求排片」未必有用。一連串求排片的例子中,電影《那年我對你的承諾》僅發公開信、不跪也不哭,最終票房僅22萬人民幣收官。



文 張子午
攝影 曾原信

「如果今天婚禮我可以成為一個『新人』,我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?我想要成為一個對他人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??我想要成為可以實質上幫助精神病去污名化的人。」


身著純潔白紗,女孩手握麥克風,一字一句清晰地說著,略顯激動地,左手時而揮舞寫滿大綱的紙條。在這個為台上新人祝福的大喜之日,沒有浪漫MV或歡樂的娛興節目,新娘以精神病患的身份,描述多年來自己身上的痛苦與污名後,以此為結語。

背景音樂與杯盤聲中,空氣漸轉凝結。

鏡頭帶到主桌,母親強自鎮定的微笑僵成一直線,父親臉頰肌肉收縮刻出一道道紋路,賓客坐立難安地顧盼,這些各領域事業有成的老闆、醫生、律師、貴婦,半張著嘴或垮下臉,有的摘下金邊眼鏡拭淚,不知所措。

2016年4月初,這段放在YouTube的20分鐘婚禮致詞影片被媒體擷取,作成即時新聞在網路上流傳,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旋即消失,只剩標題「怪醫千金訂婚致詞驚爆輝煌過去的秘辛」;而更早之前,當她是台南女中唯一學測滿級分那年,也曾被全國版記者大肆渲染,封為「最漂亮的滿級分寶貝」。

如今盡皆是網海裡的殘跡。

上台北看病 污名化的核心

「我似乎曾經是一個很快樂的人嗎?真的忘記以前是怎麼漂亮、聰明,受到大家矚目的樣子了。」

影片下架6個月後,林奕含談起發病前的日子,陌生得彷彿像未曾造訪的異國。以前資優班同學三分之二就讀醫學系,經歷的一個個不同階段,她則熟悉得像某種素未謀面故鄉:大一聖誕舞會、大三大體老師、大四畢業典禮、大五進醫院實習、大七授袍典禮??。

「每天至少有兩三次,不用看臉書,就強迫似地想著他們的人生,辦營隊在舞台上講黃色笑話、系隊打球、討論去當替代役的同班男友??就算再簡單的事情,我也很想經歷。那是我應該要去的地方,本來的歸屬,可是因為我的病,沒辦法抵達。」

在稀薄的回憶和無法抵達的未來之間,一個精神疾病患者,在現實的隙縫中充斥的日常是:不眠、惡夢、解離、幻聽、抽搐、自殺、住院、藥物??。

「很多年不知道怎麼過的,禮拜一的時候跟自己說明天是禮拜二,一天天挨過去,到禮拜四告訴自己明天就可以看到醫生,我就可以活過來。」

林奕含計算日子的方式以星期五為基點循環,如同儀式一般地回診、拿藥,把所有說不出、無人聽的事情都講出來,除此之外,還有每週二的心理治療。儘管從高二16歲起到如今快26歲,固定到精神科接受診療,醫生卻一直沒有給她明確的病名。

「醫生知道我很喜歡把東西往自己身上貼、知道我會很執著於這個標籤,因此多年來都沒有明確說我得了哪一種精神病,只是若有似無地提到重鬱症、Bipolar(躁鬱症)、PTSD(創傷後壓力症候群)??。」

當醫師面對個案努力去除標籤化的處境時,外在社會加諸的話語與眼光,卻是此一疾病躲也躲不開,愈加內化與患者成為一體的標籤:得了這個病,是一個丟臉的事,最好不要讓別人知道。因此高中時,她必須每週兩次從台南花一整天的時間搭高鐵上台北,導致缺課太多,差點畢不了業只剩國中學歷。

「『上台北』這三個字,就接近所謂精神病污名化的核心。我是台南人,在故鄉生病,為什麼每一個長輩都告訴我,要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治療我的疾病?」

滿級分的她,仍上了醫學系,卻唸了2個禮拜就休學,後來重考上政大中文系,第三年因病情發作再度休學。訪談前一天,剛好到了2年的復學期限,因為吃太多藥物,每天睡眠的時間必須超過10小時,也無法穩定作息,林奕含沒能重回學校,這個時代供過於求的大學校園,離她越來越不可及。

「很多人問我說為什麼要休學1次、2次?為什麼不用工作?沒有人知道我比任何人都不甘心,這個疾病它剝削了我曾經引以為傲的一切,我曾經沒有空隙的與父母之間的關係、原本可能一帆風順的戀愛,隨著生病的時間越來越長,朋友一個一個離去,甚至沒有辦法唸書,而我多麼地想要一張大學文憑。」

常人看不見的心靈黑洞

就像初生的嬰兒,沒有選擇地降生在這世上,她也沒有任何選擇餘地,被精神疾病替換成另一種人生。儘管眼前的女孩,談吐得宜,美麗大方,在咖啡館裡錯身而過時,旁人可能會不經意多看一眼清秀的臉龐,卻看不見內在日日夜夜的暴亂。

從政大休學前,她拿著診斷證明,向系主任解釋為什麼沒辦法參加期末考,他回應道,「精神病的學生我看多了,自殘、自殺,我看妳這樣蠻好、蠻『正常』的,」系主任接著拎起診斷書,說出林奕含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9個字,「妳從哪裡拿到這個的?」

「我很想問他,是用什麼來診斷我?我的坐姿、洋裝、唇膏,或是我的談吐?這個社會對精神疾病患者的想像和期待是什麼?是不是我今天衣衫襤褸、口齒不清、60天沒有洗澡去找他,才會相信我真的有精神病,又或者他覺得精神病根本不是病呢?雖然當下我很懦弱地只答道,從醫院拿的。」

當這個病症,並非看得見的身體殘缺或生理損傷,而是由家庭、社會環境、大腦分泌等多重因素交織出的心靈黑洞,除親歷相似受苦歷程外,常人難以感受並理解,到底何謂精神疾病,以及要用什麼方式與生病的人溝通。

從一般的生活經驗出發,理所當然的正向話語便成為最常見的表達關心的方式:不要那麼晚睡,可不可以早一點起床、不要喝咖啡、不要喝酒、裙子不要穿那麼短、不要想太多,可不可以聽音樂放鬆、運動爬山散心、跟朋友聊聊天??應該怎麼做、不該怎麼做,無止盡的祈使句 。

「奇怪的是,沒有人要聽我講內心那個很龐大的騷亂、創傷、痛苦,沒有人知道我害怕睡覺、害怕晚上、害怕早上、害怕陽光、害怕月亮。正向思考在病到一個程度之後都是沒有用的,在之前可能有用,可是旁人無法判斷情況到哪裡,過了一個點之後,反過來像是攻擊,提醒你做不到這些事情。」

前3年生病快要撐不住的時候,林奕含會打電話給僅有聯絡的兩三位高中友人,那些因擔心而想要拼命將她從懸崖邊拉住的關心話語,就像規勸或教導,將她們之間越推越遠,終至斷裂。沒有朋友,只剩下寫文章,理出那些不舒服的源頭。

「聽起來很矯情,但對我來說是真實的。不得不放棄跟人求救,自己找出一個方式,因為會一直抽搐,一手抱著身體,另一手一個鍵一個鍵地打,一面掉淚,從早上起床到寫完一篇大概要花8、9個小時。很希望有人說寫得很好,最好是稱讚與核心無關的修辭,就離我比較遠,就好像『它』代替了我的痛苦。」

她寫失眠、輟學、吞藥、跳樓、死亡、精神病房的異質空間,一群為數不多但忠實的年輕讀者,從部落格跟著搬家來到臉書,按讚分享。源自於從小養成的閱讀習慣,罹病失學後仍未間斷,甚至成為唯一的「自學」方式,她並陸續動筆寫下人生中第一部小說。

站在模範病患角色的反面

「生病帶給我很大的羞恥感,可能是從小家教的關係,讓我覺得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。以前腦袋會有聲音跟自己講話,沉在裡面還好,講到一半跳出來那個瞬間,意識到剛剛是在跟自己的幻聽講話是最痛苦的。」

完整報導:成為一個新人——與精神疾病共存的人生

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推薦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討論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部落客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比較評比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使用評比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開箱文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推薦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評測文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CP值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評鑑大隊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部落客推薦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好用嗎?, 弗荷爾飯店 - 首爾 去哪買?

    miiwoyw0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